蔡甸藜蒿香飘古今

2018-04-09
野生藜蒿根记者金文兵
野生藜蒿根记者金文兵 摄
小小野草不是“狐仙草”
小小野草不是“狐仙草”

  民间美味有故事

  在长江二桥与天兴洲大桥之间的一处江滩,绵延约1公里都生长着藜蒿。昨天,家住汉口滨江苑的李女士,再次前往采摘藜蒿。她手中那些野草的茎秆,不是我们在菜场常见的白色或绿色,而是泛着通红的光泽,她告诉记者,这才是正宗的野生藜蒿。63岁的她,十分向往老家蔡甸的物产藜蒿的那种独特滋味!

  与她有着相同思乡情结的,却是古代一位蔡甸籍的皇妃。这也成就了藜蒿从“狐仙草”到“皇妃菜”的华丽转身。

  蔡甸(原来的汉阳县)的南部水乡,一直盛产野生藜蒿。清光绪《汉阳县志》记载:“藜生于阪隰”(音xi,低湿的地方),“而以沼泽尤佳”。现在的侏儒、永安、洪北等地的湖汊、土埂上,仍生长有野生藜蒿。

  关于藜蒿的“身份”,当地流传着一个传说。相传很久以前,有位姓黄的穷女子天生丽质,被选入皇宫后,深受皇帝宠爱,皇后则对黄妃恨之入骨。有一年春天,黄妃思念故乡,托人带信从家乡带些藜蒿来。结果皇后跑去皇帝那告状:这个女子是狐狸精转世,她每天放着大鱼大肉不吃,专吃野草根。于是皇帝将黄妃打入冷宫,不久,黄妃过世。过了几年,皇帝巡视地方,途经汉阳时,地方官将本地特产藜蒿进献给皇帝品尝。皇帝这才晓得冤枉了黄妃,便在她的出生地修了一座黄妃陵。之后,黄陵就成了一个地名,藜蒿也成了“皇妃菜”。

  更深的涵义是,过去的老百姓一到冬、春季节,缺衣少食,为了吃起藜蒿“不掉价”、没有心理负担,于是借用这种美丽的传说来推崇这种民间美味。

  到了如今,这种草根成了一种崇尚健康的原生态食材。在武汉,没吃过藜蒿的人恐怕不多。

  藜蒿,是一种菊科植物,又称蒌蒿、芦蒿、水蒿、狭叶艾。目前大家吃的一般是它的地上嫩茎,就是菜摊上那捆扎好的一把把带叶的绿秆藜蒿。其实,它的叶子也是好东西,与米粉拌合后,制成蒿叶粑,或煎或炸,十分清香。而最有嚼头、滋味最绵长的部位,就是长在泥里的根茎。有人将它理解为“泥蒿”,意思是长在泥里的蒿,这个名字真是道尽了它的风采。

  蔡甸有民谣:正月藜,二月蒿,三月四月当柴烧。这个月份指的是农历,说的是吃藜蒿也要看季节的眼色。

  野生状态下的藜蒿根,经过秋天的营养累积,这其中的淀粉成份,在冬季的低温中,转化得更为醇厚,春节前后,便处于最为肥壮、营养最为丰富的时候。这些地下根的表皮为黄白、白色,折断后的肉茎乃是淡奶一样的白色,非常脆嫩。与刚刚腌好的腊肉同炒,入口微嚼,唾液会迅速涌出包裹住藜蒿根,根茎中的淀粉稍稍分解酶化,除了丝丝的甜,还在口腔后部呈现出细微的鱼腥草一般的特殊辛香,那真是至高的享受!

  记者金文兵 通讯员高池 彭兵虎 刘旺发

  野生藜蒿越来越少 种植藜蒿已成一个产业

  3万亩藜蒿能创造3.6亿

  16日,记者驱车前往蔡甸的几个主要产蒿地,很想尝尝野生藜蒿根的滋味。结果,找了两家餐馆,才在一家灵芝酒店找到。于是让老板娘分别做了凉拌藜蒿和腊肉炒藜蒿,入口第一感觉是脆嫩,然后是淀粉的质感,接着就是传说中的那种比较“冲”的异香。有些人可能不太适应这种口感。但是多吃几口后,这种“冲”感没有了,留下的全是清香,对,就是清香!让你欲罢不能的清香!

  市农业局蔬菜技术服务总站总农艺师朱林耀介绍,野生的藜蒿根,在武汉周边已越来越少,市民们已难得有此口福。不过,通过对野生藜蒿的驯化,蔡甸的侏儒、永安一带,已经种植有3万亩藜蒿。这个产业的形成,与当时的蔡甸区委书记张学忙有很大关系,他敏锐地看到藜蒿是可以作为一个产业来大力发展的。

  在“楚天藜蒿第一村”的金鸡村,67岁的老村干部李当阶说,我们这里是从1998年开始试种藜蒿的,当年只有几个村干部带头种了20亩。村民们看到了效益,于是一下子发展起来,今年已达3340亩。

   该村还成立了一家500多农户参加的瓜菜合作社,注册了“金鸡寨”商标。合作社负责人李超群说,最近每天能出产藜蒿10万斤左右。每亩的收入可达8000元左右。单是蔡甸的3万亩藜蒿,按每亩销售1.2万元计算,就能创造3.6亿元价值,为农户增加财富2亿多元!

分享